、矫饰花PK10榜印明清名印谈 :拘谨

曲目:、矫饰花PK10榜印明清名印谈 :拘谨
NJ:
时间:2019/05/13
发行:



  花榜有二方印:“俯仰自得,游心太元”与“红雨洒溪流”,有特色但不优美。笔者评述其为“拘谨矫饰”之典型印例。

  “俯仰自得,游心太元”之印,识读起来似乎没什么难度。其“俛”即为“俯”,异体字“俯”“俛”同。印文“仰”字,与“昂”“卬”同,甲骨文字“卬”即通色、仰、昂,故“仰”字可刻写为“卬”。“游”也是这样,甲骨文字“斿”通假“游”,故“游”字可以省水而刻写为“斿”。印文“太”字下方加二短横,出自小篆写法,亦在识读范畴之内。最后说一下印中的“元”字,诸多印谱、画册释文都注为“俯仰自得,游心太元”。《飞鸿堂印谱》亦释作“元”,无释“玄”的。在篆书中,“元”是元,“玄”是玄,泾渭分明,就连早先的甲骨文字也是专字专用,互不相通。近现代之汉语大字典、辞海有“元通玄”之说,但不足以证明古籀大篆“元”可通“玄”者。篆书“元”有50多种写法,篆书“玄”也有近30种写法,皆无互串互通之例。由附图可知,花榜之“玄”应出自“说文”,在花榜的印文句子中,“玄”字的句意在整个印文中较为贴切。因而,笔者以为,花榜印之释文“俯仰自得,游心太元”,应改正为“俯仰自得,游心太玄”。这也许是印刷印谱为其注释文时的错误,PK10并非印章本意。此印用大篆古玺形式刻制,但缺乏古玺印章的审美意义,刀法拘谨,线条过于柔弱,布白不够匀称,虚实欠宜,多见时俗陋习。虽是花榜力作,但层次不高,非上乘之作。

  “红雨洒溪流”一印,其“洒”字,繁书应写为“灑”,这里右边部首只刻写最上方“丽”字部。这给某些读者带来了识读上的疑惑,不敢直接确定到底是不是“洒”字。实际上篆书“洒”的形态结体较多,有从“水”从“丽”从“鹿”的、有从“水”从“西”的,还有从“水”从“丽”的。此印文即为从“水”从“丽”者,应出自“古文”。再看印文“流”字,汉印缪篆没有这种写法,一般大都写作从“水”从“巟”,或从“水”从“不”。对照附图,“古文”之“流”与花榜印文“流”字类近。由此可知,花榜之“流”应出自“古文”无疑,只是在“古文”“流”字的基础上把圆形改为方形,把两侧斜画改为直画,形成印文那样的结体。此印本来应是一方稳妥遒劲之印,但却刻得线条断断续续、平板呆滞,缺少力度与活力,削弱了自然气度,转折重方少圆,横竖接壤处以及转折处,皆刻有三角形的“焊疤”,头尾皆做一式的装饰处理。可以看出印章刻得极为认真用心,布白用刀相当拘谨匀称,但矫饰造作意味过重,其审美价值及层次并不很高。

  花榜(生卒年不详),清代篆刻家,字玉传,久居苏州蓬莱巷,幼嗜六书,究心历年。花氏形貌清高,丰神潇洒,性钟雅洁。家有一庭院,莳花种竹,环境优雅,占地一亩多,无圜阓市喧,情往兴来,引吭高歌,其乐无穷。常常焚香扫地,每有出门,则衣冠整饬,毫无点尘,一派仙风道骨,姿态不俗。印从文彭、汪关一路,承娟秀遒丽之风,作印重书卷气,有条不紊。但刀法显得有些生硬,缺少一点灵活之态,线条质量乏力度,这大约是他缺少把握因此必须多加刻意对待之。某些印作喜欢装饰或谓矫饰做作,多字印的章法过于平匀,显得平板不够自然。正因为少却一点自然的灵气,因此他的印作总体上说,弊在板滞,拘谨而喜矫饰玩味,受社会风气熏陶,难免沾染清人时俗习气。我们后人要能清醒地洞察其中得失,这样才有益于鉴赏与创作。

点击查看原文:、矫饰花PK10榜印明清名印谈 :拘谨


极速快三开奖结果